谁杀死了知更鸟——2016年欧洲杯综述

日期: 栏目:新闻资讯 浏览:3 评论:0
谁杀死了知更鸟——2016年欧洲杯综述

  原标题:谁杀死了知更鸟——2016年欧洲杯综述

  谁杀死了知更鸟——2016年欧洲杯综述

  一首关于欧洲杯的黑暗童谣

  英国有一首非常著名的黑暗童谣《谁杀死了知更鸟》 。我看到的版本大致是这样。

  Who killed CockRobin? 谁杀了知更鸟?

  I,said the Sparrow, 是我,麻雀说,

  With my bow and arrow, 用我的弓和箭,

  I killed CockRobin.我杀了知更鸟。

  Who saw him die? 谁看见他死去?

  I,said the Fly. 是我,苍蝇说,

  With my little eye, 用我的小眼睛,

  I saw him die.我看见他死去。

  Who caugh this blood? 谁取走他的血?

  I,said the Fish,是我, 鱼说,

  With my little dish, 用我的小碟子,

  I caugh this blood. 我取走他的血。

  ……

  由于这首童谣太长,我就不全文翻录过来了。而《谁杀死了知更鸟》这首童谣,显然是用来杀死无数成年人的智商。

  那么,这首童谣,到底是在讲怎样的一个故事呢?

  知乎上曾经就这首童谣的寓意进行了讨论。我所看到比较有说服力的一个版本是,内容描述知更鸟(Cock Robin)原本被天上所有的鸟儿喜爱,最后却在小鸟审判(bird assizes)中死亡的故事。看似荒诞的童话故事,尤其是最后”下回的受审者”竟然是童谣一开始杀了知更鸟的麻雀,杀人者亦会受到审判,使得这首童谣更添加了因果循环的深层含意。

  中锋,中锋,归去来兮

  曾经有一段时期,欧洲足球讨论的热门议题是“中锋已死”。

  持这一观点的人往往以巴塞罗那、西班牙的“无锋阵(更远一点是斯帕莱蒂时期的罗马队),用阵型来表达的话,可能是4-2-3-1、或者4-1-4-1,从实际比赛效果来看,阵地战时不再只是将球传给前锋线,而是充分调动起中前场球员的进攻能力,进而完成进攻。

  在无锋阵中,中锋必须更加机动灵活,和中场的球员一起,依靠更细腻的地面传切配合来形成进攻。

  这让传统意义的中锋逐渐被边缘化,比如瓜迪奥拉时期的巴塞罗那队,伊布、比利亚都表现出了明显的不适症状,伊布因此与瓜交恶。

  瓜迪奥拉把无锋阵移植到了拜仁慕尼黑,他赶走了戈麦斯,德国传统中锋,然后又把曼祖基奇送到了尤文图斯,而这位中锋在尤文图斯也混得不好,只好再次转会。

  “中锋已死”与无锋阵的兴起,似乎正成为定论

  但是,2016年欧洲杯重新推翻了这一认知。戈麦斯对阵斯洛伐克扛住后卫的门前抢点,威尔士的沃克斯对比利时力压后卫强力头球,当然还有埃德决赛挤开科斯切尔尼的那脚远射。

  最有意思的是,一直被批评、从未被超越的法国中锋吉鲁,进球+助攻数(5)位列欧洲杯球员相关数据,仅次于格列兹曼(8),与C罗并列第二。

  而反面典型就是,德国队之前依靠被瓜迪奥拉抛弃的戈麦斯,一路杀进半决赛,而戈麦斯缺阵的结果就是,德国队在占尽场上优势的情况下,被法国人击败。

  至于西班牙队,连续第二次早早被干掉,西班牙继承巴塞罗那俱乐部的无锋阵,似乎走到了尽头。

  在2016年欧洲杯之前,无锋阵就是那只被追崇的知更鸟,美丽,骄傲。

  谁杀死了德国这只伟大的知更鸟?

  是我,麻雀(法国)说,

  用我的弓和箭。

  弯弓吉鲁,利箭格列兹曼,一射胸膛,再射咽喉,日尔曼巨人轰然倒地。

  谁是被杀死的知更鸟

  谁取走知更鸟的血?

  是我, 鱼(意大利)说,

  用我的小碟子,

  被法国队打破不败金身的德国队,刚刚完成了一次自我命运的突破,德国人用堪称史上最伟大的一次点球决战,把曾经压得自己喘不过气的意大利人送回了老家。

  120分钟1比1战平,点球大战进行了9轮,二娃穆勒、厄齐尔点球不中,但门卫诺伊尔扑出博努奇和达米安点球,帮助德国6比5晋级。

  所有的幸运,都在这一晚爆发。知更鸟啄死了鱼,却被取走了最后的精血。

  说说意大利,这只赛前被极度看衰的球队,依靠的还是中锋佩莱,这个在英超二流球队南安普顿队都快混不下去的球员,在欧洲杯上却大放异彩,对阵比利时和西班牙的比赛中,佩莱各进一球,是意大利的绝对功臣。

  没有佩莱,意大利队很难进入八强。

  “技术型防反”,不脏就能赢球

  透过数据,我们总是能看到足球背后很多的东西。

  连续五场平局,最终才在加时赛赢了法国队的葡萄牙人,一直被认为不配小组赛出线,被讥讽为只会靠死守才过关。

  可是,这是对葡萄牙队的严重误读。

  在欧洲杯相关数据排行榜上,球员成功铲抢数据排行榜,前五名没有一个葡萄牙球员。球员拦截榜,佩佩排名第一,但前五名就只有他一个葡萄牙人。

  在球队整体拦截榜上,葡萄牙队排名第二,远低于法国队的91次,但高于德国队的64次,这次欧洲杯的黑马威尔士队,也以62次排名第五。

  倒是另一组数据,好像证明了对于葡萄牙队“靠防守”的认知,在球队控球率榜上,葡萄牙队以51.6%排名第12,数据低得可怜。

  这三组数据说明,葡萄牙队并不依靠高控球率,但同样不依赖于球员个体的铲抢,而是整体拦截的高效率。尤其是在决赛中显现得格外明显,葡萄牙人用娴熟的技术控球,伺机打防反。

  谁为他做寿衣?

  是我,甲虫(西班牙)说,

  我会来做寿衣。

  意大利人觉得自己输得不甘心,因为他们刚刚完胜了自1994年就从没有赢过的西班牙人。

  一个宿命被打破,接着打破宿命的胜利者,被自己所以为永远不会改变的宿命所终结。

  谁是被杀死的知更鸟?每场比赛之前,原

  有的、骄傲的知更鸟都会觉得,自己会继续飞翔在赛场的上空,向万物展现微笑。

  可是,知更鸟被麻雀杀死了,麻雀成了下一个知更鸟,新的知更鸟又被鱼杀死了,鱼成为下一个知更鸟,知更鸟居然被甲虫杀死了。

  诸神的黄昏

  葡萄牙的夺冠,到底意味着什么?

  对于《谁杀死了知更鸟》,其实还有很多版本。其中一个版本,认为《谁杀死了知更鸟》,其实是北欧神话中巴尔德(balder)之死的映射。

  巴尔德是北欧神话的光明之神,黑暗之神霍德尔(Hodur)的孪生兄弟。

  而按照命运女神诺恩的预言,一旦巴尔德将死,诸神的黄昏就尽了。因此诸神叫万物发誓,发誓不去伤害巴尔德。万物都发誓了,只有瓦尔哈拉宫外树上的槲寄生没有发誓。

  于是喜闻乐见的洛基(loki)用槲寄生做成矛,诱骗霍德尔杀死了巴尔德。

  众神想把巴尔德从地狱救回,冥王表示只要万物都为巴尔德哭泣就可。洛基化作老妇的模样,拒绝为巴尔德哭泣。巴尔德便死了,诸神的黄昏便降临了。

  在我眼里,葡萄牙的夺冠固然伟大,但这本质上都是一届无神的欧洲杯,小组赛只拿到3分的葡萄牙夺冠,而在它所避开的“上半区”,一个神话接连另一个神话被击破。

  命运女神诺恩的手,拨弄着小小的德劳内杯。

  名誉的水晶球每转动一次,就是一位巨神的倒下。

  而杀死巨神的神,注定成不了俗世的王。

  在近十年中,就球员层面,关于梅西和C罗的争议,就在于谁能封神。

  显然,到目前为止,即使C罗拿到了欧洲杯,恐怕梅粉也不肯承认他的神位。

  而在国家队层面,曾经的王者西班牙,连续在世界杯、欧洲杯上,死得很凄惨。

  眼看就差一步到王位的德国,再次距离王冠有两步远。

  我们曾经以为法兰西之神就要回归,它却以一种不堪的方式自裁。

  葡萄牙以卑微如苍蝇的姿态夺冠,但那不是神。

  杀死知更鸟的究竟是谁?

  不是麻雀,

  不是鱼,

  不是甲虫,

  更不是苍蝇。

  是创造知更鸟的诺恩,

  最美丽的灵物,必需死在凡尘中最卑微的俗物手中。

  这也许才是真正的神话。

  责任编辑:

评论留言

我要留言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